军事天才拿破仑的首战大捷——土伦战役

中国仪器仪表网 2019-07-11

指挥作战的拿破仑


1793 年,如火如荼的法国大革命陷入了最危急的时刻。随着善良软弱而又令人失望的路易十六人头落地,英国、奥地利、普鲁士、荷兰、西班牙、撒丁和那不勒斯等国结成第一次反法同盟。他们在法国保王党的策应下,组成反法联军相继入侵法国。

 

位于法国瓦尔省南部的土伦,是法国在地中海北岸的重要军港。法国地中海舰队主力就驻扎在此。1793年7 月,土伦当地的官员发动了针对共和国的叛乱。到了8月,自认无法抵挡共和国军队的土伦叛军,把舰队、港口、军械库、城市及炮台一概放弃,更允许反法联军英国和西班牙舰队驶入土伦港,以换取其庇护。于是,8 月28 日,英国胡德海军上将和西班牙兰盖拉海军上将率领的联军进占了土伦。当时英国的登陆兵力是1626 人,其中既有第十一北德文郡步兵团第1 营、第三十剑桥郡步兵团第1 营、第六十九南林肯郡步兵团第1营等正规陆军,也有临时抽调的水手。西班牙投入的兵力是6523 人。

 

可以说,土伦的陷落给予了早已被内忧外患所困扰的共和国沉重的打击。共和国那伤痕累累的身躯又被无情地插上了一把匕首。

 


就在反法联军步步紧逼的同时,已经登上历史舞台、掌握共和国权柄的雅各宾派决心以铁腕手段捍卫共和国。他们显现出远超于吉伦特派的行动能力。在土伦失陷前的8月23 日,著名的《总动员令》被颁布了,身强力壮的爱国者被全体征召入伍,以保卫共和国神圣领土。很快,就有42 万大军浩浩荡荡地开赴共和国的各条战线。

 

9月中旬,国民议会的萨利希蒂特派员惊喜地发现,自己的同乡和老朋友、多马尔坦上尉的校友、法国最杰出炮兵专家杜特将军的得意门生,年仅24 岁的拿破仑·波拿巴上尉来到了奥利乌尔。萨利希蒂将拿破仑的到来视作“天赐神助”,立即推荐拿破仑接替多马尔坦少校的炮兵指挥官职务。得益于拿破仑在巴黎军事学校的优异成绩和在拉费尔炮兵团的杰出服役记录,萨利希蒂的推荐立即就得到了国民议会的批准。就这样,在命运之神的双重垂青下,共和国在危急的时刻,获得了她最需要的优秀炮兵军官。拿破仑也在最合适的时机出现在了他最该出现的岗位上。

 

指挥一支临时拼凑起来的炮兵部队, 去对抗拥有坚固工事和舰炮支援的优势敌军。换谁都会对此耸耸肩膀,可拿破仑却一口答应下来。

 

这时的拿破仑正在炮兵指挥官的岗位上以无穷的精力,展现着他那超凡而缜密的组织能力,以惊人的速度和效率提升着己方炮兵的实力。拿破仑在担任炮兵指挥官仅仅六周之后,就收集到了上百门攻城重炮和大口径臼炮,组建起一支连沃邦元帅都会赞不绝口的攻城炮队。他所新修筑的两座炮垒,更使得停泊在土伦港内的英西舰只如鲠在喉。

 

最难能可贵的是,拿破仑凭借着他那满腔的热情、过人的才略、无畏的胆量, 以及那种使天才有别于一般才能的微妙特质,彻底折服了共和国官兵们的心。


 
修筑炮垒的拿破仑,他身后那名士兵身穿的是典型的工兵铠甲


10 月15 日,围城部队指挥部在奥利乌尔召开了军事会议,讨论巴黎下达的新作战计划:集中一支6 万人的军队,不管敌人正面的火力如何,而从东、西两个方向同时发起进攻。首先,夺占法朗山地、法朗炮台、鲁日炮台、勃兰炮台和圣卡特林炮台,粉碎敌人的外围防线;尔后,前出到土伦附近,挖掘堑壕,构筑工事,待条件成熟,伺机攻占土伦。

 

拿破仑却提出了自己的意见。他认为应该首先集中主要兵力,攻占土伦港湾西岸的马尔格雷夫垒(英国人称为小直布罗陀),夺取克尔海角高地。然后集中大量火炮,猛烈轰击停泊在大、小停泊场内的英西舰队,切断舰队与土伦守敌之间的联系,迫使敌舰撤出港口,甚至将其消灭。如能这样,则土伦守敌在一无退路、二无援兵、三无火力支援的情况下,必然不攻自破。这时,法军即使只有不大的兵力,也可以迅速攻占土伦。

 

拿破仑这一大胆而新颖的作战计划, 显示了他敏锐的洞察力和丰富的想象力, 使与会人员惊叹不已。其实在9 月中旬,拿破仑刚到任时就勘察了整个土伦前线的地形。他第一眼就注意到了克尔海角高地的重要性,而该处海角还没被反法联军占据。拿破仑立即到卡尔托将军处建议,只要派遣三个营大约2000 人就能牢牢占据住克尔海角高地。如此一来,拿破仑的炮兵可以立马在海角高地上建立炮垒,然后一周之内共和国军队就能拿下土伦。

 

可惜卡尔托将军没能理解这个计划的重要意义,自然也不愿意去执行这个计划。一直以来,因为卡尔托的自以为是和外行指挥,士兵的生命被白白浪费、土伦的围攻无法打破僵局、革命事业正受到严重损害,拿破仑的满腔抱负无以得施。现在,这个充满了自以为是、不负责任的外行幼稚的答复。终于让拿破仑对卡尔托的忍耐到了极限。

 

于是,拿破仑决定直接向巴黎方面打报告进行申诉,说明收复土伦所应做的一切,即重述他在军事会议上所陈述的一切。

 

巴黎方面很快传回了指示:卡尔托立即离开围攻土伦军指挥部, 前往阿尔卑斯方面军。统率里昂附近驻军的多普将军接替他的职位。新的围攻计划按照拿破仑的构想而拟定,并给予拿破仑以特殊权力,拥有对炮兵的完全指挥权。

 

11 月16 日,一位真正的军人,英勇的杜戈梅将军前来接任总司令了。他已有四十年的军龄,虽然性格急躁一些,但是心地善良、很有毅力、为人公正,具有正确的军事眼光,在战斗中沉着而且顽强。他热爱勇敢的士兵,同时也被勇敢的士兵所爱戴。他还是第一个向巴黎方面推荐拿破仑的将军。

 

随将军而来的还有一支拥有2500 名猎骑兵和掷弹兵的精锐队伍。此后,共和国的援军开始源源不断地开赴土伦前线。

 

围攻土伦的最后一战,是在12 月16 日夜到17 日进行的。总攻开始前,法军各处炮垒在拿破仑的指挥下,用15 门臼炮和30 门24 磅~32 磅的攻城重炮,向马尔格雷夫垒轰击了两天两夜,射出了七八千发炮弹。

 

到了16 日晚,大雨瓢泼,狂风呼啸, 电闪雷鸣,黑暗和恐惧笼罩着整个战场。六千法军直扑马尔格雷夫垒。反法联军依托预先构筑的障碍物和防御工事顽强抵抗。整连整连的法军在黑暗和混乱中迷失了方向,最后一排一排地倒在了霰弹和排枪的攒射下。

 

在几次进攻都被击退之后,法军许多官兵开始有些惊慌失措,甚至产生了绝望的情绪。就连杜戈米埃将军都开始有些忐忑不安。就在这关键时刻,拿破仑率领预备队冲了上来。在一片漆黑的夜里,拿破仑以军事天才所独有的超强敏锐性与洞察力,判断出法军已经陷入困境,终于将生力军准确而及时地投入到攻击之中。据传说,拿破仑在率领部下发动冲锋前,向他们喊出了让人血脉贲张的誓言:“如果我向前冲,跟上我!如果我退缩,杀了我!如果我战死了,为我报仇!”(据考证,这其实是旺代的一个名叫罗什·雅克兰的保王党贵族的话。他于1793 年战死于南特城外。但不管立场和结局如何,对胜利的渴望和那不灭的勇气,都将永存每位战士的心中)

 

在士兵们的呼喊声中,拿破仑身先士卒, 率队冲在第一线。他的战马被打死,他的小腿被击伤,可他坚守着自己的誓言,一直冲杀在最前面。终于,拿破仑麾下的米尔隆上尉率先带队杀入了马尔格雷夫垒。双方士兵在一道道划破长空的闪电映照下,展开了激烈的肉搏战。拿破仑带队紧随其后突入了堡垒,使得胜利的天平一点点地向法军方向倾斜。可是英国和西班牙炮手死战不退,法军不得不把他们一个个砍死在大炮旁边,才最终结束了堡垒内部的战斗。

 

随后反法联军为了夺回堡垒,趁法军立足未稳,连续发动了三次反扑,每一次反扑都比上一次要凶猛和疯狂。刚刚夺下堡垒的法军因为前期伤亡过大,在联军的猛烈攻击下,渐渐不支。在黑夜里的狂风暴雨下、在遍地狼藉的死尸堆里、在受伤者和垂死者的呻吟声中,拿破仑不顾己伤,指挥炮手们使用敌人的大炮去近距离轰击敌人。在大炮猛烈地轰击下,反扑的联军被霰弹像割麦子一样被打倒,最勇敢的男子汉也无法承受这样单方面的屠杀。反法联军最终退却了。历经三个月的艰苦准备和浴血厮杀,共和国的三色旗终于高高飘扬在了“小直布罗陀”的上空。反法联军见势不妙,立即准备逃离土伦。但因事出仓促,英国人开始放火焚烧土伦军械库和无法带走的被俘法军军舰,以图彻底摧毁法国地中海舰队。


法军攻击联军堡垒

 

18 日夜,法军攻破土伦城的城门。拿破仑更是亲率炮兵和工人,突入还未完全收复的土伦港。他们不但扑灭英国人所放的大火,保全了军械库,阻止了英国人的烧舰计划,更救出了还被关在战舰底舱的被俘水兵。被俘的军舰也大部被夺回,法国地中海舰队终于得到了保全(根据法军的统计,土伦港内的法军军舰一共有36 艘被联军焚毁或俘虏)。

 

19 日上午,法军正式收复了土伦。这一捷报立即传遍了整个法国。许多人都不肯相信这个曾被看作是无法攻克的堡垒竟会被一个初出茅庐、默默无闻的拿破仑所攻陷。

 

这意外的胜利十分激动人心,拿破仑也因这次战役由一名普通军官一跃成为众人瞩目的风云人物。杜戈梅将军甚至在写给巴黎的信中说:“请你们奖励并提升这位年轻人,因为如果不酬谢他,他也会靠自己而出人头地的。”于是,1794 年1 月14 日,年仅24 岁的拿破仑被破格提拔为炮兵旅长, 编制军衔为准将(BrigadierGeneral)。于是,这头荒野雄狮正式踏上了历史的舞台, 开启了属于他和法国人民的英雄史诗!



图文节选《拿破仑战记:战例、军略、武备考略》




从土伦到滑铁卢,东击俄普、南战奥意、西征西葡、北拒英伦,五破反法联盟,伟大的法兰西第一帝国皇帝拿破仑赢得了无上的荣光。英雄的心中豪情万丈,向着王座毅然起航——歌德的讴歌会让历史永远铭记这位传奇英雄!


↓↓↓点击原文链接快速购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