力捧付高峰取代一龙本末倒置,武林风是否还致力于中国搏击(中)

飞象网 2019-12-03

2001年北京申奥成功,同时“武术”将作为表演项目首次登上奥运舞台。武术,并非搏击,而且仅仅是个表演项目,没有冠军,也没有奖牌。21世纪头二十年的这股传武热,跟这个决策有相当的关系。而武林风在创建的前几年也一直在散打、传武与搏击的三方布局中浑浑噩噩,并没有想现在吹捧的一样去推动中国搏击发展。毕竟武林风想展开竞争的,是“武林大会”之类的响应决策的节目,而不是英雄榜、武林传奇等由于在自由搏击方向难与之展开争夺的日本k-1存在,渐渐开始学习UFC专注于综合格斗的这些职业搏击赛事。

坐拥强悍的收视率,却只顾着得过且过毫无进取。

力捧付高峰取代一龙本末倒置,武林风是否还致力于中国搏击(中)

英雄传说、英雄榜、武林传奇等赛事陆续出现,用更加职业的方式与比赛刷新了拳迷们的认知。王洪祥、王知亮等仅仅是一些稍微有点功底的普通人,跟职业选手也搭不上边。此时体制内选手又处于奥运周期,武林风最大的内援丢失。同样从百姓擂台走出来的刘星君——“武僧”一龙引起高层的注意。

一龙从未承认过他是少林弟子,当然也从未否认过。不过标志性的光头与黄马裤总让人把两者联系在一起。

力捧付高峰取代一龙本末倒置,武林风是否还致力于中国搏击(中)

此时武林风为了自身品牌不肯放弃已有的栏目,而开创职业搏击赛事擂台顾虑重重。因此武林风宣扬“民间高手有和职业选手一战的能力”,将一龙推向职业擂台,并在裁判的帮助下成为一位明星。“武僧”也成为太极实战的标志,成为一龙的独特称呼。

20年传武热,前十年是由于决策引起,后十年发展全部归罪于武林风。传武遗毒,从“一龙”开始。

一龙作为从百姓擂台走出来的,不像王洪祥一样承认自己是个普通人,打的比赛也不是非常职业,也不像闫西波一样在此基础上努力训练走出自己的MMA道路。

力捧付高峰取代一龙本末倒置,武林风是否还致力于中国搏击(中)

作为一个只有三流技术,但是拥有一流体力与抗击打的搏击选手,在中国职业搏击发展的前期,的确有发挥很好的机会。因为当时中国搏击赛事没钱,真的请不到牛逼的国外选手,当时的“外国拳王”的确都是王洪洋、王知亮同一水平的选手(此处并非贬义),跟现在的西提猜、播求、雅桑克莱等根本没法比。一龙与许多其他搏击选手在许多搏击赛事,用此种方法大赚眼球。

然而到了2013年前后,从“46号”文件开始,体育总局连续下发指令,直指“2020年体育产业5万亿”的目标。再次基础上,搏击行业也获得一个飞速发展的契机。

最明显的变化就是有钱了。各种融资,各种赛事,各种交流。也是从那时开始,真正的世界级高手、拳王进入到中国比赛,而中国的比赛也在世界上有了一定话语权。

力捧付高峰取代一龙本末倒置,武林风是否还致力于中国搏击(中)

而“外国拳王”还好用不?在一龙身上依然好用。

打不过真的江佟猜,那就打“江通猜”,还打了两遍。打不过巅峰的播求,就打33岁的播求,最终实现“复仇”。

一龙再怎么厉害,他已经是“少林寺弟子”,不能全部代表中国搏击。因此武林风邀请体制内的选手登上擂台。方便作为其中的佼佼者,创下连胜率,打下“死神”名号,但是他见好就收直接退役,结果付高峰就成了散打与自由搏击较量的牺牲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