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在《看电影》改版前面的话

微商学院 2019-06-11

这是2019年的第一期,《看电影》再次改版。


我们从半月刊改版为月刊,每月5日出版。这次调整是建立在看电影新媒体构建完毕的基础之上,在以互联网为主要标志物的新的传播逻辑已经基本完成布局的大环境里,怎么强化杂志的属性,是我们一直在考虑的。


在最新的改版设计里,我们的第一选择就是去除资讯,杂志不再承担显性新闻报道的任务,即时新闻的发布移交给新媒体,如看电影微博和看电影APP。一些很即时的评论性质的任务,也由看电影的微信公众号去完成。


但这并不意味着杂志就不再承担新闻属性,我们要做的是只能由杂志才可以做到的新闻性。


我们相信,对特定时间节点的电影史、电影人、电影的回顾,只有与现在发生深刻的映照,杂志才可以回归于杂志的价值。


对即将上映电影的报道,我们的选择也将更加严苛。除了在质量上的筛检之外,这些电影在艺术与技术的双修,对过去的继承,对未来的影响等,也将成为我们的参考维度。


我们在尽量避开一部电影在上映前营销性质明显的喧嚣,我们希望可以把电影放置到一个稍微漫长的时间通道里,去观察它氧化的过程,去判断电影和时间互相作用后,可能呈现出来的样子。


我们希望可以用更长时间的访谈去观察一个人,用更多细节去展现这个人可能不为人知的另一个侧面。


我们希望时间可以参与到一本杂志的创作中来,我们希望这本杂志的密度,可以对得起杂志这个称呼。


我们将扩展页码,由原来的128页扩展为136页,价格也相应地调整到20元。我知道我们将为此承担更大


的运营成本,但一本杂志需要一定适量的空间,去容纳时间对事物的咀嚼。我们也想知道,在一个读图时代轰隆隆驶来时,阅读的本质是不是也相应地发生了改变。


文字,是不是还保持着它最初的威严。


我们会做更多的专题,去触摸这个如车轮般飞驰的时代,但我们不会跟在新片报道的后面,气喘吁吁地跟跑,我们试着去做更为超脱一点的凝视。


具体做法就是在最新的影片报道和专题制作的比例分配中,我们将更倾向专题,这并不意味着《看电影》杂志会显得老旧,就像[本杰明·巴顿奇事]说的那样,“我想记住此刻我们现在的样子”。


我们试着去验证,记住现在的最好方式,是不是也取决于对过去的回望。


我们想选取更为多元的参照物,对一部电影、一个事件做出更接近于客观的答案。我们想从那些微小但顽强的细节里,发现一种新的可能。


如果还有人从时间的灰烬里能找到矿石,我希望我们可以像那些先贤们那样,希望我和我的的同事们可以和读者分享的是思考所淬炼的矿石,而不是态度的石头。


我不想说新媒体是怎么对传统媒体造成冲击的,事实上,这样的结论即便是今天也为时尚早。


和这个世界上任何一件事物一样,媒体一直都随着时间的变迁而进化,我们所坚持的,也是变化中一个变化的环节。它没有我们想象的那么坚硬,但也没有他们说的那么柔软。


我们也不会把一本杂志的改版,塑造成某种壮举。我们只是在做我们要做的事,我们只是在做我们应该做的事。


我们想用我们可以做到的方式,去抵达本质。